1. 首页
  2. 麻政策

在台湾,医用大麻可以使用吗?政策如何?

中国台湾,博士一直以来都想去看看,不为别的,冲着那碗地道的卤肉饭和盐酥鸡,博士也坚决要去一趟~今天,让我们一起走进台湾,听说那里最近在搞事情~

1、最新消息,可申请CBD药物治疗癫痫

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首个批准可上巿的大麻萃取纯化药物,用于治疗顽固型癫痫。

最新内容

2019年10月,「医疗用大麻制剂合法」在公共政策网路参与平台展开连署,诉求「开放合法进口大麻药物,用于罕见疾病、化疗等治疗」,该连署3个月内突破5,100人,成功达标。卫生福利部食品药物管理署(简称食药署)随即召开专家会议讨论,并于5月7日正式公告,大麻二酚(CBD)药品中内含四氢大麻酚(THC)成分者、或以大麻成熟茎及种子所制成之制品,THC含量超过10ppm者,可由医院专案申请进口,用于治疗顽固型癫痫罕病患者。至于化疗止痛上,专家认为效果不佳,暂不开放。

进一步说明,大麻在台湾仍属第二级毒品。事实上,2017年台湾也曾因民间连署,促使政府通过使用大麻中不具成瘾成分的CBD,虽然该药物并未列到管制药品的清单中,但台湾尚无厂商正式进口相关产品,患者经专案审查通过须自行由国外带药使用。

食药日近日发出公告说明,目前台湾对医疗使用的大麻素制剂,因所含成分不同,有不同管理规定,仅以大麻二酚(CBD)为成分者,不属于管制药品。但目前国内未核准任何含CBD成分之药品,若民众经医师诊断评估后开立此类药品处方,可依法申请供个人自用CBD药品专案进口。

至于药品内含四氢大麻酚(THC)成分或以大麻成熟茎及种子所制成之制品,若THC含量超过10 ppm者,则属于第二级管制药品。

在食药署回应公民提案召开专家会议中,与会专家就现有临床文献所提专业评估意见,认为仅卓飞症候群(Dravet Syndrome, DS)跟雷葛氏症候群(Lennox-Gastaut Syndrome, LGS )两种小儿顽固型癫痫罕病患者有使用此类大麻素制剂之需求,建议经医师诊断评估后,依照「管制药品管理条例」及「特定药物专案核准制造及输入办法」,由区域医院以上之教学医院、精神科教学医院提出申请。

同时,这场专家会议中,包含神经医学会、小儿神经、成瘾、疼痛医学会等相关9名专家,也共同来讨论了这款医用大麻药物(Epidiolex)进口的必要性。神经医学会与癫痫医学会代表、台北荣总神经内科主治医师关尚勇也表示,与会的专家几乎都赞成进口,因为这款药物已通过FDA合格上市,也有明确的安全性与有效性。

关尚勇还提到,30多年来,他见过许多顽固型癫痫患者,并为他们不断尝试新的治疗方式,我们是真的很希望能够促成让Epidiolex进口这件事情。

2、专家认同,但“大麻”二字让人紧张,想用,但心存疑虑。

为何如此?根据美国FDA的报告指出,Epidiolex是一款大麻纯化后的大麻二酚药物,用于治疗2岁以上的卓飞、雷葛氏症候群患者的癫痫问题,这意味着FDA认为,此药是安全、有效的。

近几年,全球的癫痫医学会都开始讨论使用医用大麻的经验,有很多患者都拿着关于该药物的相关报道进行询问:这款药物是否能给顽固型癫痫的孩子一个新希望?

而实际上,就算这款药物主要成分是不具成瘾性的CBD,但因是从大麻植物中提取出来,多少让政府有些疑虑与考量。

这也是当地政府迟迟没有进行下一步行动的原因。

图为台北市联合医院昆明防治中心副主任、台湾成瘾学会秘书长陈亮妤。

观点:台北市联合医院昆明防治中心副主任、台湾成瘾学会秘书长陈亮妤也赞成这款药物进口,她表示,这种针对罕病的药物,医师不但不会随便开,过去研究也没有发生过滥用问题。

而在本次会中的代表也表示,希望食药署一定要促成Epidiolex合法进口,不希望最后不了了之,仅仅发表一下公告就结束。

下一步,一旦医用大麻药物进口,台湾专家表示,一定会反复讨论如何管控,及临床使用准则,打消大家的疑虑。

3、申请自用关卡多,难关重重

申请自用道路曲折

台湾目前并没有药厂拿到CBD制品的进口药证,意即市面上仍买不到相关产品。食药署药品组科长张连成接受《报导者》电访时,引述「药物样品赠品管理办法」第2条第4款、第14条指出,病患可以在国外购买CBD药品,但需向食药署申请CBD药品自用,出具身份证明、药物外盒、说明书、仿单、医师处方签等,CBD药品就能合法入境使用。

而这些规定看似合理,但难度其实颇高。数据显示,自2017年6月连署至2020年3月,有62人提出申请,但仅有33人通关拿到药品。此外,知道这项专案申请自用的规定的人并不多。

因此,前几日,在4月20日「国际大麻日」当天,绿党与大麻合法支持团体“绿色浪潮”更是在立法院前召开记者会,第一诉求就是希望能放宽对CBD制品的管制,让这些合法规定被看见,也能真正落实。

两大难关

难关1:成瘾物质含量规定较国际严格,药品进口认证不易通过。

国外普遍定义CBD制品中的THC成分须低于0.3%,但台湾「管制药品分级及品项」 CBD产品中的THC浓度规定「小于10 ppm(0.0001%)」。而许多在美国合规的CBD制品,至多只测到小数点后两位,包装上虽常标示0%,但不代表小于10 ppm,因此,台湾食药署就不会予以通过这类产品。

实际上不只药品,保养品中如护手霜、面膜等CBD制品,若THC验出超过10 ppm,也一律违法。

难关2:医师对CBD药品了解不多,不愿开处方。

不少讨论大麻的论坛、Facebook专页中都发现,民众表示,很多医师根本没听过CBD,不愿意开处方。《报导者》记者也曾致电麻醉科等其他科医师,也收到没有研究等理由被婉拒采访。更有患者表示,以前愿意开的医师现在也表示不会再开,知情者表示可能是受到了院方的警告。

因此,台湾患者想要合规、合理、合法的使用CBD,解决以上难关就成为了当务之急。

4、仍需继续努力、合法化长路漫漫

议程复杂,继续跟进

在大麻合法化的全球浪潮下,台湾已开始讨论医用疗效,从没有任何成瘾性的CBD制品作为开端,到可治疗罕病的药物使用,未来也会有更多讨论。要如何制定规则,让大麻的医疗好处远大于上瘾、对身体可能造成危害的隐忧,正是目前所有辩论的核心。

从医疗角度看,医用大麻,就是放大其优点,萃取大麻中的CBD做成药品、发挥疗效。可惜目前公众的讨论从提案连署,到政党推动医用大麻合法,社会讨论似乎都不够对焦,而大众也没有明确接收到相关资讯。

不过如今政府跨越了第一步,让罕病患者多了一线希望;3年下来,能够成功使用CBD药品的病患也愈来愈多,也让大麻这株神奇的天然植物,发挥了医疗潜力,成为患者的另一线生机。

但未来道阻且长,后续的发展还是未知,博士也会继续跟进,中国台湾,加油吧~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