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麻政策

搞定医用大麻去这些国家就对了(下)

上篇我们讲解了外媒知名大麻杂志《Strain Insider》进行系统盘点的15个医用大麻合法化地区的其中一些国家,对于这个盘点博士很是认同,所以今天博士继续跟大家伙聊一下。我们书接上回,单刀直入!

以色列

以色列于1973年医用大麻合法化,到了1990年以色列的医用大麻才真正发展开来,直到2011年,以色列首次批准大麻对人类的临床研究,奠定了以色列今天世界大麻研究中心的基础。

到了2015年,以色列公众对大麻及其消费者的态度发生了彻底改变,许多名人和议会成员也开始承认使用大麻,官员将大麻问题作为政治旗帜。

当时的警察局长拉比约哈南达尼诺(Yohanan Danino)说,他认为以色列的大麻法律应该改变。前缉毒局局长Haim,承认他在与大麻的斗争中犯了错误,并呼吁改变。

近年来,以色列当局更加支持大麻产业的蓬勃发展。

在某些方面,以色列是继加拿大之后在大麻行业的许可和监管方面最先进的国家。比如,全球十大大麻公司中的或许加拿大公司占九家,而以色列则是众多从事医用大麻研究的公司的所在地。

虽然以色列的医用大麻种植及研究历史悠久,但是以色列的医用大麻政策并不宽泛,目前,该国只有大约46,000人注册为大麻患者。

要在以色列获得医用大麻使用资格并不容易,医生也只会将大麻开给没有从一线治疗方案中得到健康改善的患者。例如慢性疼痛患者可能必须接受抗炎药、神经阻滞剂、硬膜外注射和阿片类药物治疗,此类患者才有资格获得医用大麻的资格。

智利

与拉丁美洲的许多国家类似,智利的大麻相关立法一直试图平衡毒品与药品,同时也为了破坏整个拉丁美洲和黑市贩毒者的利益。

在智利,有关大麻在医疗和娱乐方面的政策问题每隔几年就会重新发布。

自2005年以来,该国开始允许个人使用大麻,但不允许销售和团体使用。有问题的是,该法律没有规定法定持有量,这使法律难以执行。有进步的是,该法案在当时比其他许多国家更进一步推动了非刑事化。

时间到了2014年,智利政府允许从英国进口GW Pharmaceutical大麻基口腔喷雾剂Sativex,用于治疗一位名叫塞西莉亚·海德(Cecilia Heyder的癌症患者。

自此,也就是2015年,智利开始医用大麻合法化。

目前在智利,地方当局允许人们因为某些特定的健康问题,去大麻药房申请大麻处方。智利患者也可以在家种植大麻,但数量很少。

地方当局目前正在尝试将远程医疗服务纳入其国家卫生系统。这将使医疗机构能够相互通信,从而有助于规范医用大麻行业。

意大利

意大利于2013年批准大麻处方,2015年9月,意大利药品管理局同意将大麻注册为药品。

在意大利医用大麻刚刚合法化后的一段时间,医用大麻完全掌控在意大利军方,但军方大麻供应量太少了,无法满足意大利国内患者的需求量,于是意大利就像德国,芬兰一样进口荷兰生产的bedocan医用大麻,这些进口大麻到了药店,价格翻了5倍,达到每克38-49欧元。

在那时,患者每月要支付高达1000欧元的治疗费用,很多人都消费不起,不得已要么自己非法种植,要么在黑市上购买,不过现在意大利已经从军方控制扩展到企业,颁发了多个大麻种植加工许可证。

时间到了2020年,意大利的医用大麻政策更是完善到一个层级,2020年1月下旬,意大利西西里地方政府领导机构开始免费提供医用大麻。

当然,能够免费获得医用大麻的病人必须持有医生开具的处方,当前在意大利符合医用大麻条件清单包括多发性硬化症、慢性疼痛、恶心、厌食、青光眼等。像例如HIV / AIDS疾病,患者必须是尝试过传统疗法但未成功才可以申请医用大麻。

2020年,意大利卫生部将继续增加其在国内生产医用大麻的数量,产量的增加是该国不断扩大其医用大麻计划的积极信号。

波兰

自2015年开始,波兰国内就开始不断的尝试进行医用大麻合法化。终于在2017年,波兰实行了医用大麻合法化。

波兰医用大麻计划比较特别,在波兰不允许国内种植大麻,但是每个需要医用大麻的患者都可以在不进行审核冗长申请程序的情况下去大麻药房订购大麻产品。

但是,这种医用大麻计划情况通常会导致市场瓶颈,试想患者必须依靠药房来购买大麻产品,并非所有药房都与有大麻产品库存的分销商合作。

综上,就是波兰医用大麻法案的模糊性。值得庆幸的是,在波兰医生可以为各种病人开出大麻处方,这也就致使该国在医用大麻治疗各种疾病领域的研究不断完善,医用大麻相关研究成果也就随之更加完备了。

捷克共和国

捷克共和国以其宽松的大麻政策而闻名,该国于2013年将医用大麻合法化。该国尚未制定国家医用大麻计划,所以,当局允许医生像其他药物一样开出大麻处方。

在捷克,医用大麻使用者每月最多可以购买30克大麻花,大麻处方的合格条件包括慢性疼痛、青光眼、因癌症治疗或HIV而引起的恶心、牛皮癣等。

捷克共和国不要求患者加入国家注册中心,虽然看起来该国的医用大麻政策十分宽泛,却也有弊端,如,在整个捷克只有大约60名医生被授权可以开出大麻处方。

值得欣慰的是,2020年,捷克卫生部希望建立一项全国性的远程医疗计划,该计划将允许大麻患者与全国各地的医用大麻医生建立联系,形成网络,更大化的利用医用大麻资源。

哥伦比亚

哥伦比亚在2012年将大麻一定程度合法化,而大麻的医疗用途真正意义上的合法化是在2015年。

哥伦比亚当局大力支持大麻产业,可以说其是南美国家中最大的大麻生产国之一,所以该国的医用大麻市场十分蓬勃。

哥伦比亚医用大麻患者可以从直接有执照的大麻生产商那里购买大麻,也可以自己种植大麻植物,最值得一提的是,哥伦比亚医用大麻政策并不限制医用大麻条件清单,患有任何疾病的患者在看过医生以后,都可以使用医用大麻。

不同的是,哥伦比亚的法律不允许患者购买新鲜或干燥的大麻花,当前,在哥伦比亚销售的大多数大麻产品是油或霜。

比利时

与哥伦比亚的情况差不多,比利时在2003年将大麻一定程度合法化,其医用大麻计划开始实施也是在2005年。

在比利时,患有多发性硬化症、纤维肌痛、癌症和艾滋病毒是最有资格成为医用大麻患者的。该计划允许所有医生开大麻处方,儿童也不例外。资格审查过程非常简单。患者只需要从医生那里得到处方,然后从药房取药即可。

此外,比利时现行的大麻法,不要求患者向国家医用大麻计划注册处进行任何申请,且允许其公民自己种植大麻植物。

在大麻药物方面只有基于大麻的如Sativex,Cesame或Marinol等药物才是100%合法的,其余产品属于灰色法律范围。

克罗地亚

一名患有多发性硬化症的患者因种植大麻植物而被捕后,激怒了民众,克罗地亚当局迅速起草了大麻法,并于2015年彻底将医用大麻合法化。

克罗地亚医用大麻计划允许患者使用处方直接从药房购买大麻药物,且不必在国家数据库中注册。

当前,在克罗地亚患有多发性硬化症、癌症、癫痫病和艾滋病的人才有资格参加克罗地亚医用大麻计划,未满18岁的人只有在其法定监护人同意治疗的情况下才能接受大麻药物治疗,克罗地亚医用大麻患者每月最多接受7.5克大麻。

荷兰

荷兰早在2001年医用大麻的处方就已经合法化。

2003年,有一种名为“Mediwiet” 的法定处方药,可在荷兰药房买到,荷兰医用大麻合法更上一层楼。

2017年2月21日,荷兰国会通过法案,允许种植大麻,并加以规范管理,这将让荷兰长久以来对大麻采取的“容忍政策”转为合法化。

同样是2017年,大多数荷兰保险公司开始接受医用大麻患者投保,医用大麻患者开始获得更多的保障。

目前,荷兰医生仅在传统疗法无效或产生不良副作用时向患者开出处方大麻。服用大麻最常见疾病是多发性硬化症、癌症、脊髓损伤、艾滋病毒/艾滋病和图雷特综合症。

和众多医用大麻政策宽泛的国家一样,在荷兰患者不必申请国家注册即可接受大麻药物治疗,患者只要拥有大麻处方可以直接从药房取药。

O了个K,写到这里,博士就将全球范围内医用大麻合法化政策实行最完备的国家盘点了一个7788,可能本次盘点有一定的主观性,麻瓜们还认为哪个国家或者地区的医用大麻政策更应该位列其中不妨与博士畅聊一下,回见~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