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麻医疗

医用大麻是患者《肖申克的救赎》般的希望?—-从大麻看美国医疗保健的增长和剧变

希望是隐藏在我们内心深处却可以穿透一切高墙的东西,希望是美好的,也许是人间至善,而美好的事物永不消逝—-博士每一次读到作家史蒂芬·金在《肖申克的救赎》里定义的希望都会内心为之一振。也许世界上有一种鸟是关不住的,因为它们的每一片羽毛都沾满了太阳的光辉,而大麻,促使许多绝望中的人们使用它来医治自己,大麻的每一片美丽的叶子一定也是造物主恩赐给坚定相信的人内心可以仰望的希望。


from clipboard


随着大麻合法化的发展,合法成人使用和医用大麻市场的逐步扩大,医用大麻在减少阿片类药物的使用和健康领域的兴起为药物替代提供了越来越多的机会。了解医用大麻用户以及该消费群体所代表的独特人口统计数据,已成为大健康、美容行业、医药行业品牌可以利用的新兴机会的关键要素。医学研究和科学发现、以及产品开发和患者参与的可能性进一步受到这一消费群体日益重要的影响。

医用大麻患者作为一个消费群体有着一套非常不同的消费原因。随着患者转向医用大麻作为可行的处方药替代品,大麻在健康领域的兴起也导致了制药市场的潜在剧变。New Frontier Data(NFD)创始人兼执行主席 Giadha A. DeCarcer对于7年内医用大麻行业的发展非常吃惊,NFD大麻情报平台基于提供事实、公正和可操作的评估数据来更好地理解和参与大麻产业——事实上, 96% 积极尝试减少处方药使用的消费者在用大麻替代时取得了成功;随着世界范围内更有利的大麻法律的通过,消费者越来越多地将大麻用于治疗各种疾病,这些疾病现在已经超出了疼痛和焦虑症的范畴。

NFD设计并开展了一项在线调查,以评估美国合法和不受监管市场的大麻消费者态度、看法和消费。调查主题包括:大麻使用、购买行为和决策影响因素、产品偏好和支出、对大麻的看法,并于2020 年9月对4,601名大麻消费者进行了分析——受访者表示他们过去消费过大麻并将再次消费。此外,CB2 Insights 对美国1,500名注册大麻患者进行了调查。受访者是报告疼痛、焦虑、抑郁或失眠的患者。调查项目评估了患者使用医用大麻的动机、他们寻求治疗的病症以及患者对医用大麻功效的感知。

博士通读完调研的结果后翻录了如下重要内容供麻瓜们参考:

from clipboard


一、医用大麻药品消费、医疗干预及应用的变化趋势是昂扬上升!

1、医用大麻和药品消费增加。

随着获得合法大麻的机会增加,将其用作医疗用途的消费者数量也在继续增加。在美国,有16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有成人用大麻市场;另有36个州建立了医疗市场。截至2020年,美国有320万注册医用大麻使用者(占其18岁以上总人口的1.5%)。仅在目前合法的州内,预计到2025年这一数字将增长到 490 万。

2、大麻作为一种医疗干预增加。

随着合法成人使用和医用大麻市场的扩大,用于医疗目的的大麻的供应和使用在美国持续增长。目前,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 (FDA) 尚未批准大麻用于任何疾病或医疗状况的特定治疗。然而,FDA 已经批准了专利的、大麻衍生的、基于大麻二酚的Epidiolex和三种合成大麻产品——Marinol、Syndros和Cesamet。虽然这些产品只能通过医疗专业人员的处方获得,但FDA表示支持进一步研究大麻在药用方面的功效,并概述了开发大麻衍生药物的临床研究过程;对大麻医学应用的研究已广泛确立其作为止吐剂和温和镇痛剂的用途;这些特性有助于将大麻确立为可行的姑息干预措施,特别是对于接受化疗或以其他方式管理慢性衰弱症状的患者。

医用大麻的部署主要解决医疗状况的潜在症状,或(在某些情况下)治疗处方药物的副作用。用医用大麻代替处方药的主要应用是姑息和治疗用途。为了继续扩大该细分市场,大麻企业经营者和患者倡导者必须阐明大麻在作为特定治疗过程的补充方面可能发挥的作用。

3、最近的研究继续扩大大麻的医疗应用。

鉴于医用大麻可以减少阿片类药物的使用,大麻在健康领域的兴起为药物替代提供了越来越多的机会。从 1990 年代初开始,阿片类药物的使用(处方和非法)在近 20 年中持续增加,导致了全国滥用流行病。然而,研究发现,随着医用大麻法的通过,与阿片类药物相关的死亡率下降,越来越多的患者开始用大麻来代替疼痛管理。 


NFD分析发现,自开始使用医用大麻治疗以来,68%的使用鸦片制剂的患者表示使用较少的处方药。鉴于阿片类药物的高度成瘾性,以及它们有据可查的副作用,医用大麻提供了一种更自然、无成瘾性的替代品,并具有经证实的镇痛特性。此外,一些州开始将阿片类药物替代纳入医疗大麻计划的合格条件。医疗提供者进行教育和外展活动以消除有关大麻的神话,同时也将宣传其对潜在干预措施的功效,特别是对疼痛管理的功效,这将为该行业提供良好的服务。

from clipboard

事实上,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 (NIH) 已经肯定了大麻的治疗潜力,声称“含有大麻素的药物可能有助于治疗与癌症化疗相关的某些罕见形式的癫痫、恶心和呕吐,以及与艾滋病毒/艾滋病相关的食欲丢失和体重减轻。”此外,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指出,“一些证据表明大麻或大麻素对慢性疼痛和多发性硬化症症状有一定的益处”,尽管“对大麻或大麻素治疗其他疾病的研究还处于早期阶段。” 

随着医用大麻的普及,患者开始考虑大麻相对于传统药物的好处。大麻可以很好地取代其他药物的一个领域是焦虑症的管理。苯二氮卓类药物是一类最常用于管理和治疗焦虑相关病症的处方药。这些药物还与一系列不良副作用有关,包括意识模糊、嗜睡、恶心、记忆力问题、便秘和肌肉无力。最近的研究表明,大麻可以作为苯二氮卓类药物的可行替代品对某些患者起作用。一项研究发现,在参加医用大麻计划的患者中,45% 的患者在服用 6 个月的大麻处方后停止使用苯二氮卓类药物。用医用大麻替代处方药往往发生在两大类处方药中:姑息治疗和治疗处置。除了用于治疗疼痛和焦虑的药物,研究还表明,患者已经成功地用大麻替代了用于治疗偏头痛和睡眠障碍的处方药。

二、医用大麻进入制药市场及相应的销售数据昂扬上升!

1、医用大麻进入制药市场。

尽管整个美国都有新的成人使用市场上线,但医疗市场在大麻领域的一个独特部分继续稳步增长。未来五年,医用大麻市场的收入预计将翻一番,从 2020 年的 85 亿美元增至 2025 年略高于 160 亿美元。


2、医用大麻市场预计收入。

虽然比成人用大麻市场略小,但医用大麻市场很强劲,预计在中期内将继续增长。2020年医用大麻市场将产生 85 亿美元的收入,预计到2025年将超过160亿美元,在此期间价值超过785亿美元。


from clipboard


2020年,美国最大的两个医用大麻市场(即佛罗里达州和亚利桑那州)的收入均超过10亿美元。从 2020年到2025年,仅佛罗里达州就有望产生145亿美元的累计收入。在2020年成功的投票计划之后,密西西比州和南达科他州建立了新的医疗市场,并且未来几年可能会增加包括德克萨斯州和佐治亚州在内的大型新州,进一步促进了这种增长。


from clipboard


3、医用大麻消费者月均花费。

大多数医用大麻消费者 (59%) 每月平均花费100美元或更多;超过四分之一 (28%)的人每月花费 200 美元以上。在2020年9月对大麻消费者进行的一项调查中,NFD发现,大约14%的医用大麻消费者报告称,他们的所有处方药都用大麻代替。如果大麻合法化,对制药业的后续影响可能会随之而来和医疗用途的采用继续快速发展。


from clipboard


4、大麻制药替代处方药的测算。

在涉及三大类药物的患者中——即阿片类药物 (68%)、焦虑药物 (51%) 或安眠药 (51%)——患者表示,自开始使用医用大麻治疗以来,他们使用的处方药较少。为了进一步了解医用大麻的市场潜力,NFD分析了 2016 年美国在特定条件下的医疗保健药品支出。2016 年美国人在治疗焦虑症的处方药上花费了大约90亿美元。研究表明,医用大麻是抗焦虑药的可行替代品,以1.6%的替代率,大麻作为治疗焦虑症的收入可高达1.4亿美元。仅用大麻来治疗颈部和背部疼痛就会产生估计8000万美元的收入。同样,大麻已显示出作为抗抑郁药的前景。2016 年,美国人在治疗抑郁症的药物上花费了超过140亿美元。以1.6%的替代率,医用大麻作为抑郁症的治疗方法有可能产生2.3亿美元。鉴于美国医用大麻市场不断增长,对于寻求药物干预替代品的患者来说,仍有一个尚未开发且利润丰厚的市场。


from clipboard


from clipboard

三、医用大麻消费者画像如何?

1、消费者年龄及性别分布。

医用大麻消费者往往比成人使用的消费者群体更年长。大约一半 (48%) 的医用大麻消费者年龄在 45 岁或以上;近三分之一 (31%) 的人年龄在 55 岁或以上。最年轻的人群(18-24 岁)仅占医用大麻消费者的 6%。性别差异很小,女性 (51%) 被认定为医疗消费者的可能性仅略高于男性 (48%)。一些人口不平衡源于老年人,终生消费者将他们的主要用途从娱乐转向紧急健康状况的管理。同样,大麻的健康应用主要面向老年消费者,而面向年轻群体的大麻产品品牌定位通常更广泛地侧重于生活方式应用。然而,鉴于独特的消费者人口统计数据,品牌和其他供应商有机会接触可能从大麻的医疗应用中受益的年轻患者,并建立将分别与行业一起增长的消费者基础。


随着大麻产品的市场——即 THC 或 CBD 产品继续扩大和多样化,那些为明确医疗目的而消费的人和那些作为整体健康和保健方案的一部分消费的人之间将出现重叠。由于大麻品牌将自己定位为正念、放松、助眠甚至温和镇痛的工具,因此将大麻用于此类应用的消费者目前可能不会认为自己是医疗消费者。相反,他们设想将大麻纳入他们的生活方式,作为他们个人健康的一部分。鉴于他们在大麻方面的基本经验,健康消费者已准备好在未来考虑将这些产品用于基于健康和保健的明确医疗应用。


from clipboard


2、消费者使用大麻的替代病症。

为了更深入地了解哪些类型的患者用大麻代替处方药,受访者被问及他们开的药,以及他们正在积极治疗的病症。在用大麻代替部分或全部处方药的患者中,最常报告的处方是治疗性或姑息性药物。其中排名前五的处方类型医用大麻患者包括抗惊厥药 (72%)、青光眼药物 (71%)、抗偏头痛药物 (65%)、恶心抑制剂 (65%) 和注意力缺陷障碍/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 (ADD/ADHD) 药物(62%)。医用大麻消费者最有可能报告患有焦虑症(41%)、关节炎(29%)或疼痛(29%)。

同样,更换部分或全部处方药的受访者被问及他们被诊断患有哪些疾病并正在积极治疗。前五名的病症包括 ADD/ADHD (66%)、哮喘 (65%)、偏头痛 (60%)、恶心 (59%) 或双相情感障碍 (59%)。在医疗消费者中,近一半 (45%) 将可吸大麻视为他们的首选产品形式。



from clipboard

3、消费者使用医用大麻的原因。

在对 1,500 名注册医用大麻患者的调查中,CB2 Insights(一家医疗保健服务和技术公司)探讨了处方药的使用与用医用大麻替代处方药的动机之间的关系。在注册的医用大麻患者中,绝大多数 (83%) 报告每天使用大麻。

医用大麻患者阐明了一系列减少或过渡使用处方药的原因。超过一半 (51%) 的患者表示想要更自然的治疗选择;48% 的人表示他们希望减少或停止使用处方药。近三分之一 (29%) 表示药物无效,并使用医用大麻作为替代品。

4、对大麻衍生药物开发的投资不断增长将使市场分叉。

医用大麻患者表示,他们正在寻求更健康、更自然的药物治疗替代品。鉴于处方阿片类药物的成瘾性以及一些抗焦虑和抗抑郁药物的负面副作用,医用大麻提供了许多消费者已经熟悉且易于使用的替代品。因此,品牌和运营商有机会通过消费者情绪,继续强调大麻的药用价值,同时将其定位为天然产品。

美国对成人用大麻的接受度一直在增长,尽管医用大麻的社会接受度更大。2019 年 Quinnipiac 的一项民意调查发现,虽然 60% 的美国选民认为大麻应该被广泛合法化,但关于表明如果医生开处方、则支持医用大麻的选民支持率达到93%。越来越多的社会接受大麻,加上医疗机构的机构权威,在很大程度上推动了医疗应用和大麻使用的增长。与传统医疗提供者和协会的进一步整合将使寻求提高合法性和接触患者机会的大麻企业受益,将大麻作为替代药物的广泛框架相结合,以保证医疗效用的有效主张。


from clipboard

综上所述,无论是医用大麻药品消费、医疗干预及应用的变化趋势,亦或是医用大麻进入制药市场及相应的销售数据都是昂扬上升的曲线,消费者对于医疗应用和大麻使用的适应症的范围扩大的信心以及支持率也不断提升,这些都散发着积极的信号,在冷冬里让读到这些文字的每一个你我更加深刻地看到了医用大麻带来的生生不息的希望~~~ 

END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