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麻医疗

联邦禁令逼迫美国退伍军人走向大麻黑市

幸福的方式独一无二,不幸的故事千差万别,今天博士要和大家聊一些悲伤的话题,话题的主角是退伍军人,印象中军人永远是高大伟岸的,总是在我们需要的第一时间冲在最前线,每当危难时刻,我们总能看到他们的身影,而就是这样一群最可爱的人,他们在退伍后往往最容易被忽略,更悲哀的是,许多疾病会困扰着他们,比如创伤应激综合征、焦虑症,抑郁症、疼痛、炎症……他们无法站在阳光下,得到应有的医治,只能在晦暗的角落里,独自舔舐伤口。

 故事的第一个主人公–亚历克斯

他叫亚历克斯Alex,今年34岁,住在加利福尼亚州萨克拉曼多市,是一名海军陆战队退伍军人。2004年至2007年,先后两次被派往伊拉克参战,并参加了费卢杰第二次战役,这是伊拉克战争中最激烈的战斗之一。

亚历克斯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焦虑症和过度警惕等,2007年,21岁的他不得不离开部队,医生为他开具了抗焦虑的相关药物,但亚历克斯表示了拒绝,他说太多的战友依赖于这样的药物,认为自己通过酒精就可以缓解焦虑。但适得其反,亚历克斯因为大量酗酒患上了胰腺炎,不得不选择花费长达一年的时间戒掉酒精。

备受病痛折磨的亚历克斯向退伍军人事务部申请提供医用大麻缓解病症,但得到的回复是拒绝。由于联邦政府的禁令,退伍军人事务无法向患者提供医用大麻。这让亚历克斯感到绝望,不得不每月一次,驱车一小时前往大麻黑市购买1盎司的大麻油,而所支付的费用只有在国家认证的大麻药房的一半。

根据《大麻政策项目》显示,加利福尼亚州每年仅有不到200万人可获得医用大麻处方药物,占该州人口的3.4%。

❂ 故事的第二个主人公–肖恩·基尔南

肖恩·基尔南Sean Kiernan,48岁,曾是一名美国海军空降部队的专家,于90年代在中美洲任职。退伍后,在纽约华尔街找到了一份对冲基金经理的工作,但巨大的工作压力使他患上了严重的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易怒症和一些其他的心理健康问题,使得他在2011年时一度企图自杀。肖恩说,当时医生为他开具了各种各样无效的药方,这让他的病情加剧的很快,也更加恐惧。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他开始接触大麻,并发现了大麻能够缓解自身的症状,这让他感到十分激动。

肖恩表示,一名残疾退伍军人每月可获得约3000美元的残疾津贴,如果购买合法大麻药房的药物,每天则需要花费约50美元,每个月要花费1500美元,甚至更多,他们仅有的补贴已经被削减了大半。而在大麻黑市上,退伍军人不但可以获得优惠价格的产品,更加能够买到满意的数量和需要的品种。

❂ 故事的第三个主人公–戴尔·谢弗

戴尔·谢弗Dale Schafer是一名海军退伍军人,他曾因在家中种植医用大麻而入狱服刑5年之久。戴尔表示,对于退伍军人来说,合法大麻市场并非具有针对性,尤其是有固定收入的残疾退伍军人。但是,对于大多数退伍军人来说,他们面临着病痛折磨和社会压力的挑战,经济收入并不乐观,合法大麻市场在法律层面和市场成本方面仍属于高价位。

疾病的折磨、严格的禁令、高昂的价格→_→走向黑市

退伍军人是需要被关注的危机人群

据了解,美国目前有1820万退伍军人。

在美国,患有严重的心理障碍,或是抑郁狂躁型忧郁症,或是臆想症,或是创伤后应激障碍等等这类问题的退伍老兵被统称为“海湾战争综合征”、“阿富汗综合征”、“伊拉克综合征”患者。他们不得不通过服用大量药物来维持自己的身体,比如我们较为熟悉的阿片类药物。

2012年,退伍军人事务部在一份报告中指出,美国每天有22名退伍军人选择自杀,约14万老兵近年来因各种心理问题犯罪入狱。

另一份研究报告则指出,2009-2011年,阿富汗、伊拉克战争回国老兵失业率较平均失业率高出2-3个百分点,2/3存在“再融入”障碍,20%无法过正常家庭生活,69%自认为缺乏谋生技能。

鉴于阿片类药物的严重危害,退伍军人群体开始向医用大麻靠拢,寻求疾病治愈的良方。

2019年12月,亚利桑那州医学博士和研究人员苏·西斯利Sue Sisley发表了最新的临床试验研究数据,表示大麻对于治疗退伍军人典型的PDST症状有显著效果,并发现通过大麻二酚CBD能够缓解退伍军人的慢性疼痛、焦虑和失眠等疾病,有望取代阿片类药物所造成的成瘾性和副作用等问题。

退伍军人组织支持大麻合法化

2019年11月,皮尤研究中心发布一项民意调查显示,约有2/3的美国人认为大麻应该合法,而反对大麻合法化的人数从2010年的52%,下降至了32%。其中,退伍军人成为了支持大麻合法化的主力军,约占投票总是的13%。根据2017年《美国退伍军人组织调查》显示,超过90%的退伍军人支持大麻合法化,另有82%的退伍军人希望能够在联邦层面将医用大麻作为合法的治疗手段。

弗吉尼亚州和国会议员,海军陆战队帕特里克·塞弗特Patrick Seifert在华盛顿州奥林匹亚成立了Twenty22Many大麻倡导组织,并提出“需要更多人了解大麻对于退伍军人的重要性。”

Weed For Warriors Project(为退伍军人提供大麻的非营利性倡导组织,简称“WFWP”)是美国最大的以退伍军人为核心的团体,也是一个以保守政治文明的组织,分别在佛罗里达州、内华达州、威斯康星州和加利福尼亚州设有分支机构。WFWP每月组织一次分会,在全国范围内为1000名退伍军人提供合法市场和黑市大麻种植者捐赠的大麻。2016年,该组织敦促国会,将大麻从禁用药物名单中彻底删除,并呼吁国家禁毒署允许医用大麻生产商参与安全有效的大麻药物研究开发工作。

退伍军人与大麻之间正在发生变化

退伍军人组织支持大麻合法化的呼声越来越高,目前,众议院通过了一些促进退伍军人获得医用大麻的法案。

2020年3月,众议院退伍军人事务委员会通过了《HR 712》,即2019年的《弗吉尼亚药用大麻研究法》。该规定将指导弗吉尼亚州进行大麻对慢性疼痛、PTSD和其他疾病的影响的临床实验。

众议院弗吉尼亚州委员会通过了《HR 1647》,即2019年《退伍军人平等获取法案》,该法案将允许弗吉尼亚州医生和其他医疗保健提供者“为退伍军人提供有关参加州大麻计划的建议和意见。”

美国军团国家立法中心主任梅利莎·布莱恩特MelissaBryant呼吁DEA允许医用大麻生产商参与“安全有效的大麻药物研究开发”,并敦促国会将大麻从其附表一类分类物质中删除。梅利莎说:“我们已经认识到了大麻是替代疗法和药物治疗的有效手段,如果是这样,那么应该让退伍军人有效地利用,而不是将各种限制放在他们身上,毕竟他们不单纯是身体健康的问题,还有迫在眉睫的心理健康危机。”

在故事的最后,我们听到了一则好消息。

近日,佛罗里达州提出了一项免除退伍军人医用大麻卡费用的法案。该法案由民主党州代表亚当 · 哈特斯利和佛罗里达州参议员珍妮特 · 克鲁兹提出,如果该法案被通过,佛罗里达州退伍军人将不再需要支付75美元医用大麻卡注册费、年费以及15美元换卡费。不过,他们仍然需要支付初步咨询费,约为250美元。目前,这些费用不在医疗保险或美国退伍军人事务部承保范围内。

最后,让我们用一首诗,结束今天的故事!祝大家周末愉快!

总想用手,编一项花环,带在那铮铮铁骨的战士身上,用最诚挚的心,表达对你们的敬仰,总想沏一杯醇香的茶,递给那站岗的士兵,让这一分暖意,来抵挡夜晚那寒风冷雪,总想唱一首歌,用尽心底的真情,来歌颂军人的雄壮,来表达兄弟姐妹对你们深深的思念,感谢你们,新时代最伟大的军人,自豪吧,因为你们有刚强的资本,骄傲吧,没有谁比你们更无私,你们是永不可战胜的人。

QR code